电子游戏保育家Dixon

电子游戏保育家Dixon

27浏览次
文章内容:
电子游戏保育家Dixon
电子游戏保育家Dixon

说到保育,我们会想起环境、文物,甚至电影、音乐,但你有想过原来游戏也需要保育吗?

今年40 岁的Dixon 自5 岁起接触家中第一部任天堂红白机之后,便迷上了打机。除了玩游戏外,他更热衷于研究游戏机的结构、历史,长大后更赴美修读游戏设计。由初中起,他便开始花零用钱购买复古游戏机,之后每次出新一代的游戏机,不同颜色、版本,他都会把它们带回家:「基本上主要的,你听过的大部份游戏机我都有。」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起初Dixon 收藏游戏机,纯粹是为兴趣,想补偿小时候没有买到它的遗憾。后来,看着摆满整个房间、被尘封在箱内的游戏机,他开始思考收藏的意义:「我不能和志同道合的人分享,不能拿出来让其他人玩,收藏来有什么用?如果用来做保育,就可以赋予它意义。」当时Dixon 看见世界各地都有保育游戏的组织,唯独香港没有,便开始召集同好,成立了「香港复古游戏展览」,自2015 年起,他每年举办复古游戏展览,摆出数十部至逾百部的「大牛龟」电视机,加上自己、组织成员和有心人捐赠的珍藏游戏机,让公众可以暂时回到过去,一尝昔日打机滋味。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为游戏做保育,过程殊不简单。除了收集游戏档案之外,还要保存游戏机和它的相关设备、旧式电视机、游戏杂志等等,但香港地方浅窄,加上天气潮湿,人们早已将旧电器、书籍弃置,愿意捐赠的人不多,所以在展览摆出的,大多都是Dixon 和组织的珍藏。

做保育工作非但不能盈利,更要自费租地方存放游戏设备、举办活动,加上组织成员都另有正职在身,利用工余时间出钱出力,是爱还是责任? 「我比一般人看游戏看得更认真,喜欢也不能解释这件事。我觉得喜欢做一件事,会想有更多人和你一起去玩,我像是负起了责任,想去推广这个文化。」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电子游戏保育家

很多人会将游戏标签为娱乐、不务正业,质疑保育它的价值。但对Dixon 来说,打机是香港人的普及文化,几乎每个人都有打过机,保育电子游戏是有需要的。如果现在不开始做保育,等到游戏机的零件发生故障、游戏书册都被扔到堆填区的时候,就太迟了:「香港常常说创新,但为什么没有一个地方去纪录我们的经历?看别人打机的影片和实际体验游戏很不同,我相信保育可以帮助想做游戏的下一代去了解以往的经历。」

撰文:Kathy Lam图片:受访者提供

___________________活过不白过Follow us on IG:https://bit.ly/2yjkquY

The post 电子游戏保育家Dixon first appeared on OLO.

这篇文章电子游戏保育家Dixon 最早出现于OLO。

分类:

棋牌游戏

标签:

评估:

    留言